您好, 欢迎访问大连市交通运输局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交通要闻

聚拢人气 争相求变—2020年道路客运行业盘点

发布时间:2021-01-06                              文章来源:局机关党委办公室(人事处)

已经度过的2020年,对于传统道路客运行业来说,是极其艰难的一年。在这一年里,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道路客运行业有序调度运力,在春节期间保证乘客安全回家,并积极利用包车等多种形式为复工复产贡献力量。而另一方面,由于疫情冲击,去年以来,道路客运企业经营雪上加霜,客运站少有“人气”,不少企业减少班车日发次数,降低票价,以求渡过难关。

道路客运行业从来不缺乏创新者。环境千变万变,唯独服务宗旨不变。为向乘客提供更加具有吸引力的服务,一些企业在定制客运、电子客票、运游融合、客运公交一体化、联程联运等方面进行更为深入的探索。疫情为这个行业带来了莫大压力,在面临出局的危机下,原来还踌躇不前的企业也争相求变,迈出改革步伐。

最“燃”——定制需求 随客而行

定制客运是去年道路客运行业里最“燃”的话题。面对其他交通方式对客运站的分流与疫情冲击的双重挑战,为乘客提供定制化的乘车需求,似乎成为2020年道路客运企业最重要的转型方向。

为有效解决广大乘客安全返岗复工的出行需求,“出行365”平台联合多省客运企业提供“定制包车”“返岗定制专线”等服务;“巴士管家”平台与防城港超大运输公司携手,共同打造“防港畅行”线上平台;“帮邦行”与“易来客运”合作,升级四川定制客运服务;重庆市遂潼两地市民通过“愉客行”等在线服务方式下单购票,享受上门接送服务……道路客运行业不断深化、拓展定制客运。

去年9月,《道路旅客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简称新《客规》)正式施行,翻开了定制客运发展新篇章。这意味着,道路客运企业可在已取得道路客运班线经营许可的前提下,依托相关网络客运平台,为乘客提供按需上下车的运输服务。

近年来,伴随出行场景的日趋分化,道路客运企业针对旅游、商务、就医、校园等细分市场,从订票、站点、服务等多方面进行优化。“随客而行”为客运定制专线带来重大利好。一些企业摩拳擦掌,将班线进行改造,自定义起讫点,中间路段或串联学校或串联医院,或为有需求的企业提供员工通勤运输服务,“专而美”的客运市场遏制了客流量“跌跌不休”的颓势。

最“靓”——“刷脸”进站 快人一步

从人工售票、窗口购票,到网上售票、自助机购票,再到手机App购票、身份证检票,旅客的出行变得越来越方便快捷。3秒过站,电子客票让出行快人一步,点“靓”2020年道路客运行业。

2020年6月,交通运输部发布《关于深化开展道路客运电子客票试点工作的通知》(简称《通知》)。《通知》发布以来,江苏南京、海南海口等地多家客运站纷纷上线“人脸识别自动检票”设备,乘客购票完毕后,持身份证在人脸识别自动检票设备上“刷脸”,即可实现检票、上车。截至2020年11月底,已有超过800个以上二级客运站开通电子客票服务,累计生成电子客票1500万张。

但是,受客运站智能设施设备普及率不高、站务系统不统一等因素影响,我国目前仅有11个省份实现电子客票应用,部分客运站电子客票试点应用效果仍不突出。刚过去不久的全国交通运输工作会透露,今年交通运输部将实现20个省份普及道路客运电子客票服务,推进实现“刷脸”进站乘车。

电子发票是推进道路客运电子客票应用的重要闭环。天平一边是乘客需求,一边是企业税务成本,2020年,盛威时代集团等网络客运平台与传统道路客运企业携手,共建相关生态,乘客可在线上或自助售票机购买电子客票后,自行申请、下载电子发票。

最“潮”——一张套票 小团出游

2020年7月,交通运输部印发《关于稳妥有序恢复省际旅游客运切实做好旅游客运常态化疫情防控有关工作的通知》,但是从该《通知》发布到去年年底,由于旅游市场的持续低迷,大多数道路客运企业旅游线路仍处于停运或客流锐减的状态。受疫情影响,去年出行游客流量与前年同期无法相比,不少“黄金线路”也繁忙不在。

回首2020年,客运企业积极施措聚拢人气,为旅游客运市场恢复造势。江苏省苏欣快客站开通连云港至扬州“站运游”班线,在为旅客提供运输服务的基础上,增加了酒店住宿服务,并且给予优惠价格,旅客只需一张套票就可以同时解决出行和住宿问题。

疫情期间,“小团定制”出行被推到了旅游客运行业变革的前沿。为方便旅客出行,实现车站与景区的无缝衔接,常运集团开通了常州汽车站至泰州溱湖景区的配套旅游专线,由定制7座商务车辆承运,游客购票后,从常州总站发车到泰州汽车南站进行无缝换乘,由专职工作人员引导至溱湖专线大巴,直达景区。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游客品质化需求和多元、多层次的需求越来越突出,道路客运企业在综合全域旅游体系方面进行了有益探索。基于此,首家“运游融合”实践者——上海集散旅游总站提出了从“旅游产品提供商”到“旅游服务供应商”身份转换的发展思路。

最“搭”——客运公交 握手言和

2020年5月,江西长运旗下江西南昌长运有限公司更名为“江西都市城际公交有限公司”。同年11月,青岛交运集团和青岛公交集团由竞争走向竞合,成立青岛城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道路客运企业和公交企业资源整合优化并非新鲜事,近年来,我国已经出现道路客运、公交客运界限模糊趋于融合的现象。但是在疫情影响下,长途客运业务日益萎缩,企业经营压力骤增,两家企业将触手伸向城市公交与城际公交,或代表了道路客运转型的一种趋势。

2020年,客运公交一体化在我国更多城市推广。例如,成都温江客运中心将客运班线调整至温江公交枢纽站运营后,乘客可在温江公交枢纽站乘坐客运班车;江西省抚州市金溪客运枢纽站开通金溪至鹰潭市北站城际公交班线后,当地百姓可乘坐每半个小时发车一次的公交车直达鹰潭火车站、鹰潭高铁站。

近年来,行业一直回响客运车辆“车头朝下”的声音,但效果甚微。疫情期间,不少承包乡镇线路的个体迫于压力,放弃经营权,影响了村民的正常出行。去年以来,城乡公交、城际公交发展迅速。不少城市重组资源,或者以国有控股或者以引进民营资本的形式开展客运公交一体化,并在模式上进行了创新和探索。

为确保每个乡镇和村都有农村客车运行,江西抚州长运有限公司在客流量较大的乡镇和村之间,实行定线定车运行;在偏僻、客流量小的乡镇和村,则安排一车多线,定时、定点发车,有效提高了农村客运资源配置的效率和车辆运行效率。

最“拼”——主业突围 跨界求生

疫情发生后,道路客运行业面临着因客流下降导致的站场冷清、入不敷出的局面。一时间,旅客运输这项主业变成了经营“包袱”。对客运企业来说,若不寻求突破找到新的增长点,主业下滑短期难改善的情况仍将继续。

办托儿所,自营小学、初高中学校,卖水果、卖水产,开展汽车维修、保养业务……去年以来,在双重压力下,一些企业通过不同的方式尝试转型。

新《客规》指出,提升经营者经营自主权,明确允许客运站在满足基本服务功能前提下拓展旅游集散、邮政、物流等功能,充分利用客运站资源。在政策引导下,不少客运站已逐步从传统单纯经营旅客运输业务,转换为集旅客运输、小件物流、物业租赁、旅游服务等为一体的新型客运站。旅客从纯粹的乘客身份转换为集乘客、游客、消费者等多位一体的角色。

湖北宜昌交运进一步做强自有小件快运业务、做优自营超市业务,引进酒店宾馆、超市卖场、餐饮小吃等业态,将传统车站打造成为具备多种业态的新商圈;福建三明交运与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三明市分公司合作,在金融、寄递、物流配送、惠农等方面开展深入合作经营,并在三明市投用首家客运邮局;山东烟台交运试水托幼服务,自建电商平台打通供应链,与多家快递企业合作,利用客运站口碑为消费者带来产地直供的农产品……2020年,道路客运企业从未停止过探索。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网站标识码:2102000029
公安备案号:21020402000379
辽ICP备05011492号

主办:大连市交通运输局版权所有©2002   电话:12328
地址:大连市沙河口区中山路401号   邮编:116021
承办:大连宇驰科技有限公司

大连交通
微信公众号